奴隶的眼泪

时间:2018-05-18 阅读量:加载中 来源:原创


奴隶的眼泪:11. 今天的积蕴,是为了明天的放飞,16. 流水淡泊依然奔流,高山无语毅然昂首,花儿含羞不忘吐蕊追求,爱就要说出口,912,就要爱,爱就要大声说出来!还有什么比看着自己的学生飞得更高.更快.更远,更令教师欣慰的呢?

  黑夜给天际蒙上面纱,早早的陷入了寂静的天际在等待黎明,悄然到来的暗影,可曾为天际谱写出血的史诗?

  马蹄声响起,是天际特有的高头马,这种马不适合当战马,但是由于躯干高大,皮毛较之别的马更厚实,所以很适合天际寒冷的气候。久而久之,高头马渐渐的成为了天际的战马。当然,这所谓的战马,只是因为它们更适合天际,在天际的南方,还有着广阔的土地,那里的文明更加发达。以南方的军队看来,天际的高头马就是劣马,因为它们不适合长途的奔袭。但是南方的骑兵却根本无法攻入天际。哪怕它现在内斗不断。

  莫卡。洛,她拥有天际人特有的金发雪肤,如同南方清澈的天空一般的蓝色眼睛。鼻梁高挺。薄唇紧抿。她身上是厚实的铁甲,铁甲内部覆着皮毛,坚固的铁甲上面只有稀捞捞的花纹,明显的天际的风格,厚重的铁甲可以保证生命的安全,内部的皮毛可以抵御天际的寒冷气候。至于花纹,以实用为主的重甲其实没必要用什么花纹装饰。厚厚的手套,铁胫战靴。将莫卡高大的身子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有头盔,因为没有撂下面具,而露出来硬朗而美丽的容貌。还有那一缕迎着风雪的金发。厚重的铠甲,量身打造的,将莫卡健美的身子勾勒出来。莫卡那张俊脸上写满疲惫之色,她拉开面具,让自己的脸被天际的冷风吹着。好像借此来让自己清醒一下。再往前走几十里就是雪之城。到了那里自己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一番。然后回去交了任务,拿了赏金之后,再回家找自己养的那几个奴隶来安慰自己。

  莫卡骑着一匹黑马,马上除了马鞍,还有黑色的弓箭,长达丈许的骑枪,一把双手剑。黑色的盔甲,黑色的大马。在天际白雪之中呈现出强烈的对比。好似地狱中来的死亡骑士。随时准备收割敌人的性命。

  “以后,还是尽可能的接一些城内的任务。”莫卡已经在战马上待了近一个星期,自打接到那个剿灭西方盗匪的任务。莫卡便难得休息。在这段时间里面,莫卡休息的最长的一段时间就是在盗匪的营地里面,将里面所有的盗贼全杀光之后,躺在盗贼首领的床上好好的睡了一觉。

  在天际的野外,睡觉是一个困难的事,独行者就算带了帐篷,也要当心天际的狼群,至于没带帐篷的话。那么天际漫天的暴雪很有可能在你睡一觉之后将你埋葬。所以,在野外睡觉的话,莫卡只能挑着不下雪的那一点时间,小憩一会。莫卡接的那个任务赏金非常丰厚。但是完成也很困难。天际多是独行佣兵,很少有佣兵团的存在。而那个任务,就是为佣兵团准备的,如果是单人完成的话那非常危险。不过莫卡身为天际有数的七阶战士,实力是当之无愧的强。完成这个任务也是有不小的难度。单单击杀那些逃跑的盗匪,就让莫卡很费力了。幸好还有弓箭。站在高处,依次点杀就好。当然,以她那财迷的性子,在盗匪营地里面翻箱倒柜的找各种地方,连一枚铜币都不肯放过。一番搜刮下来,金币银币虽然不多,但是盗匪打劫的那些贵重珠宝,倒是令莫卡两眼发光。在盗匪营地里待了两天,都在比划着。到底哪件更漂亮?最后把最好的留下,其他的放进袋子里。等着回城镇再卖掉,又是一大笔金币。

  再加上本身任务的六千金币。单单这一票,就让莫卡赚了一万金币。一枚金币的购买力还是很强的。像是最基本的面包只要两枚铜币,而一枚金币就是一百铜币。放在现在那就是红彤彤的毛爷爷呢。

  “嗷呜~”一声凄厉的狼嚎在雪中隐约传来。天生五感敏锐至极的莫卡迅速的将头盔上的面具放下,面具下半截完美的卡在莫卡的下巴上,直到鼻梁,上面还有一些小孔,是用来呼吸的。不同于别的面具上面只能露出两个洞,供眼睛视物。莫卡的面具在眼睛上不加遮挡。因为影响视野,莫卡天生视力,嗅觉,听觉超凡。所以影响视线的话反倒容易丧失优势。

  “该死的,这地方怎么有狼群?”莫卡在雪中四处扫视着,是不是最近运气太好了?赚的钱也多了?

  右手抓着缰绳,左手将骑枪夹在腋下。想了一下,还是稍微放了一放,骑枪虽然是冲锋使用的,但是如果真跟狼群战斗的话,不管怎样,还是长兵器更好一些。莫卡蓝色眸子一闪,迅速锁定了狼群的方位,西北方向,地平线上那些灰点。

  自己的状态不是很合适战斗。面对上狼群恐怕会比较吃力。莫卡凝神想了想。放下骑枪。左手握弓,右手抽出一根箭矢。弯弓搭弦。眼中精光爆闪,弓身弯曲,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一箭如流星般的飞出。

  莫卡不知道那根箭矢有没有命中,但是看狼群速度减缓之后又加速冲来。射中了,但是却没有起到警告的作用。天际臭名昭着的狼群又怎么会被一箭吓走?莫卡重新拿出骑枪,将枪身后半段夹在腋下,黑黝黝的枪头不闪寒光,但是它到底多锋利,莫卡是知道的。

  马蹄声越来越急促。莫卡驱着马,向着狼群发起冲锋,速度越来越快,两者间的距离不断拉近。莫卡不停的调整胯下的战马,敏锐的目光在找寻狼群最薄弱的一点。试图一次冲锋直接撕裂狼群的阵型。不然的话一旦被狼群缠住,那自己将很被动。

  锋利的骑枪将面前这条灰色的老狼刺个对穿,在它后面还有一条狼,枪头直直刺了出去。黑色的战马带着黑色的身影疾驰到狼群后面的空地上。

  黑色的粗大的骑枪上面血淋淋的两具狼尸。莫卡左手高高扬起,沉重的大枪被莫卡甩了一下,两具狼尸直接被甩在空中。调转马头,莫卡再次将骑枪夹起。一双眼睛没有一点感情。再次冲锋。

  这次冲锋不再像上次那般轻松,两方纠缠在一起,莫卡不停驱策战马,单手将锋利沉重的骑枪挥舞起来,挑点抽砸,好不潇洒。枪影所过之处,只留下一具具狼尸。

  好不容易的突破狼群的包围,莫卡催动胯下战马向前奔驰。拉开一段距离之后再次调头,冲入狼群,这一次莫卡杀心激起。丈许长的重枪带起凌厉的风声,一条条灰狼跳动,试图扑上来,却被长长的枪身拦下。莫卡好像如同一个画师,沉重的骑枪挥动中给天际的洁白染上猩红,沾血为画。

  又一次,一头公狼不知怎的,一跳竟然高过马头。至于为什么是公狼……因为莫卡看见那条狼胯下的一根东西。但是接着骑枪锋利的枪头在莫卡身为七级战士的恐怖力道下高高扬起。那条狼跳起来很快,落下来更快。那根重枪带起尖利刺耳的风声直接将那条狼从头到尾,撕成两半。腥臭的鲜血在空中洒落。落在地上,霎时成冰。

  狼群们四散的看着,不约而同的向后逃窜。莫卡也不深追。跳下战马。把骑枪放在厚厚的大雪中。用雪清理骑枪上的血迹。看着前面这个身子被骑枪锥形的枪头撕成两半的狼尸。

  “……能长这么大的鸡巴,也真是少见啊。”莫卡撇撇嘴道。接着摘下头盔,满头的金发迎风而舞。闪耀无双。白雪,猩红,黑甲,金发,黑马。组成了一幅透着属于天际凛冽的画卷。

  坐了一会,回复一下体力的莫卡站起身来。莫卡很高,足有一米九。一双长腿迈动着,铁靴踏在雪中,发出咯吱声。拿起头盔,遮住一头耀眼的长发。骑上马背。继续向着雪之城前行。

  这片大陆没有所谓的魔法斗气。纯粹的在磨练肉体,一次次的突破极限。开发出自己更强的力量,更多的体力。所以,大陆上只有战士。战士们的进阶困难,何况就算进阶到了一定地步,也不能敌得过一只军队,只要用人海战术,硬是耗光战士的体力,那么依旧是任人宰割。莫卡年纪轻轻,却已经屹立在大陆的高手之林中。但是一路走来,有多艰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一路走到天亮。雪之城雄伟高大的城墙映入眼帘。莫卡催动着战马。急速的向雪之城奔去。将马放在马厩里。一身黑甲的莫卡摘下头盔,大步流星的走向雪之城城门。雪之城内不许骑马。不管是谁都要遵守这个规矩。莫卡拿下骑枪,弓箭,还有那把双手剑。一身峥嵘的踏入雪之城。守城的士兵都认识莫卡。当下笑着和莫卡打招呼。莫卡一一回应。

  铿锵有力的战靴迈步在雪之城宽大的街道上,清晨的雪之城出来玩耍的人不多,但是也不少。虽然人不少,雪之城街道却是属于比较安静的那种。所以战靴打在青石块上的声音清脆而又明显。人们纷纷的看着莫卡一身的盔甲,还有那依稀沾染着血迹的骑枪和巨剑。孩子们的眼中透着崇拜。而那些雪之城的居民们笑着看着莫卡。他们一早就知道莫卡的任务是清剿盗匪。莫卡本身性格爽朗。与雪之城的人相处的很好。再加上雪之城的人本身很痛恨盗匪。而莫卡亲自出马,他们也明白那些盗匪此刻尸骨都应该在狼腹中了。

  莫卡回到家中。她已经准备定居在雪之城了。这座雄伟的城池欢迎所有人的定居。莫卡也在城郊买了一个无比巨大的房子。花的金币让莫卡想想都肉疼。特别疼。进了门,在几个美人奴隶的小手服侍下,莫卡卸下了那身三十公斤的重甲。顿时身体轻松了很多。只不过莫卡更加苦恼了,自从升到七阶之后,自己还穿着原本五阶时的重甲,虽然平常的时候更加轻松,但是七阶的重甲比起五阶的来可谓是天差地别。七阶重甲虽然更沉,但是比起五阶的防御力要强了整整两倍,这次的任务,那些盗匪虽然不强,但是自己在杀光他们之后摸宝开箱子的时候,那个机关竟然射穿了她的胸甲,还好自己胸大沟深反应快。不然那根箭矢就要射进自己的肌肤,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毒,但是连机关的安上了,哪怕莫卡胸大无脑也都想到要给箭矢上毒。

  防御力确实跟不上了。还有巨剑骑枪,弓箭,都有点跟不上节奏了。但是换的话又要花钱了。莫卡苦恼而又财迷。

  事实上,莫卡现在对于钱的要求不多,所以手头有大笔的钱。且不说别的,莫卡的豪宅中,她在各地买来了各种奴隶,而当中最多的就是一个又一个美人,除了美人,还有三十几个男奴,都是莫卡亲自挑选的,最重要的要求就是要有一根硕大的巨根。莫卡的淫艳更是在于其男女通吃。每次出任务回归之后。总是由各种美人和壮男给她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盛宴。莫卡身体健美强健,所以能承受的性爱自然多种多样。事实上,在她出任务离开后不久,她最心爱的女奴长格拉就再策划着等莫卡回来的时候的性爱惊喜。

  莫卡赤裸着身子走进浴室。好似室内游泳池一般的浴室。整个浴室弥漫着温热而湿润的水汽。莫卡看向身后跪着的格拉。格拉上身赤裸,一对弹性十足的爆乳裸露出来。下身围着一个短巾。莫卡喜欢格拉的原因在于身高。莫卡本人净身高为一米九一。但是她肚脐以下的长度便足足一米二。细腰长腿肥臀,再加上不算小的胸部。而格拉的身高为一米八三。是莫卡所有女奴中最高的。容貌漂亮,身材颀长。在雪之城中都是有名气的美人。当然,莫卡的财力,笼络了雪之城内大半美女奴隶。淫艳之名和武力之名享誉雪之城。但却无人不服。

  因为莫卡帮助雪之城清剿盗匪,还击杀了肆虐大地的远古巨龙,只不过那一战,莫卡衣服被烧得干净,以至于在场所有人都看见莫卡香艳的身体。滚烫炽热巨龙心血浇灌在莫卡身上。莫卡昏迷了三个星期之后,才凭着毅力再次苏醒。只不过在注重名声的天际,莫卡被人看光了裸体,这才是真正的打击。

  此后莫卡放浪形骸。淫艳之名响彻雪之城。但这却更让人难忘记曾经的她。

  巨龙心血的存在使得莫卡力量倍增,纵然到了现在的七阶,莫卡依然感受到自己的潜力无限。屠龙勇士,不一定只是勇士才能屠龙,而是屠龙之后,纵然普通人也会变成勇士。莫卡身上因巨龙心血的原因,已经没有半点疤痕。无论力量速度,耐力都远超同级的存在。

  当然,话题跑偏了。格拉托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是一个眼罩。

  “主人,这是我们为您准备的礼物。您戴上它之后,我们会带您前行。”格拉的声音娇软。不同于莫卡略带沙哑和侵略性的嗓音。而格拉说完之后,在她身后,几个女奴走了过来。托盘里面放着一根长长的管子。

  莫卡依言照办。戴上眼罩,格拉拉着她的手,带着她到浴池深处。

  “主人。”格拉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接下来有点失礼了,我们将会把您锁起来。”

  莫卡心想,难道又是这种调调?格拉这妮子太喜欢重口的了。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格拉带着自己美丽的主人来到浴池最深处,那里有两米三的深度。莫卡在一片黑暗中,只知道自己浑身泡在水里,这是浴池最深处。毕竟自家的东西,莫卡还是最清楚的。格拉抱着莫卡慢慢往下沉去,等到脚尖碰到水底。水底不知何时被安了两根粗长的石质阳具。两根中间只留下一点小缝隙。两人此时都憋着气。只不过莫卡眼前依旧漆黑,根本看不见情况。

  格拉扯着铁链,推着自己的主人双腿分开立在那两根长达六十厘米的阳具旁边。阳具一根直径约六厘米,另一根直径约四厘米。接着示意莫卡跪下来。只见两根粗大的阳具顶入莫卡的阴道和肛门。莫卡腿长,直挺挺的跪着的时候,那一对阳具才堪堪进去十公分。

  接着格拉拿起铁链镣铐。将莫卡锁起来,跪着弯曲的膝盖被铐住,让莫卡无法站起来。而后锁住她的脚踝。将莫卡双臂张开之后,一次铐住。到最后,上面伸出两根管子,格拉和莫卡各自含着一根供呼吸使用。莫卡整个身子被固定在水底。唯一能动的只有脖子和腰腹。此刻的水中,两具赤裸如人鱼的身体淫荡性感。

  格拉伸出手指在莫卡玉背上写字。

  “主人,这种感觉怎么样?”

  莫卡此时的感觉只能说是疯狂。格拉居然想出这种玩法。刺激感十足。本来便比较烫的热水一直加热着那两根假阳具,此刻塞进穴内,炽热的温度好像要灼伤自己穴内的嫩肉。而且穴内还未润滑,就被塞进两根粗大滚烫的阳具,炽热的棒身紧紧的贴着自己的嫩肉中。然后自己眼前一片漆黑。更是促使自己的感官放大。而且被自己的奴隶用这种姿势锁住,心里的反差感可想而知。而穴内的充实感和炽热感更强了。淫水渐渐分泌出来。

  格拉继续在自己主人的背上写字。“主人,要开始了。”

  格拉的双手按住莫卡,将莫卡的身体用力的往下压。

  唔。莫卡此刻不能说话,也强忍这快感,紧紧的含着管子。粗大的阳具,重重的顶在自己的阴道肛门的深处,此刻的场景在水底深处,更是一种凄婉而虐恋的快感。莫卡还没有细细的品味着自己二穴深处的感觉。自己的腰身又被往上一提。格拉不断的在莫卡腰身用力。在格拉的帮助下,莫卡很快到达巅峰。格拉这时将呼吸管拿开,吻住莫卡的香唇。将莫卡的叫声给压制在喉内。另一只手在急速的抚弄着莫卡的阴蒂。无声的快感,无声的高潮。令莫卡的快感倍增。竟然又达到的第二次高潮。一阵阵更加剧烈的快感从她的脑海中冲击,令她意识不清。一股热流从莫卡的尿道口喷出,不知是潮吹还是尿液,或者,二者都有。

  格拉在自己主人再次高潮的时刻放开了莫卡的头。莫卡无力的张着嘴。浴池里的水大股大股的涌进她的口中。真正后招在这里。格拉一双美目紧盯着莫卡健美的酮体。手中紧紧捏着一根呼吸管。

  强大的窒息感令莫卡清醒过来,她用全身的力量挣扎着,但是那些铁链却不容易挣脱。她的身体在那里剧烈扭动着,腰肢在求生欲望之下迸发着一股股巨力,但是刚刚两次高潮令她原本强壮的身体的力道流失了好多。肉体扭动的时刻,嫩穴里的两根阳具也更加剧烈的摩擦着,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公分,但是莫卡用力越大,扭动时的快感越强。

  莫卡绝望的发现自己无力挣脱,阴道肛门在强大的窒息感下骤然收紧,跟着再次松开,不断的循环之下,莫卡再次高潮。而格拉看到这一幕之后,飞速游过去,将呼吸管塞进莫卡口中。莫卡贪婪的吮吸着水面上的空气。再次呼吸到新鲜的空气的莫卡身体彻底放松。

  格拉的手指在莫卡刚刚放松的阴道口徘徊,因为大起大落之下的莫卡身子无比敏感,在格拉的手指之下身体再次放松。格拉将莫卡的锁链解开,抱着无力的主人向上游去,莫卡在离开那两根阳具的时候,肛门根本无力闭合,一股股黄色的粪便注入水中……莫卡无力的躺在浴池边上,整个身子无意识的抽搐。

  入夜。格拉性感的娇躯已经是一块块青紫,莫卡手中的皮鞭一次次的抽打在她的身上,已经打了一个小时。身上的疼痛使格拉无力控制自己的身体,身下是一摊黄色的液体。如果不是吊在绳子上,恐怕格拉只能趴在地上了。格拉此刻纵然昏迷不醒,但是莫卡的皮鞭依然用力的抽打在她的身上。而旁边所有奴隶都不敢说话。莫卡平日里脾气好是好,但是一旦发起脾气来,才更可怕。她们都是奴隶。连带着格拉也是,是这个女人的私有财产,就算格拉真的被打死了。她们也不能说什么。好在格拉现在还有呼吸。而且格拉本身就是三级战士,体质强健,才不至于被鞭挞致死。

  莫卡恨恨的举起皮鞭,却看到格拉这幅凄惨的模样,想想还是扔下皮鞭。走出房间。

  一众女奴们面面相觑。然后手忙脚乱的把格拉解开。抱回她的房间。

  而房间门口,莫卡看着自己的奴隶们把格拉抱回房间后。无力的坐在地上。两行清泪顺着眼角留下……

【完】

字节:13270


上一篇:[CG]被逼肉包裹的肉棒[17P]

下一篇:乱伦的忏悔

地址发布页一定要收藏 4009998178.com
网站地图